高层频提金融风险 明年将迎金改大年

今夏一场突如其来的股市大震荡,让“金融风险”这个曾经只属于特定圈子的词汇,变成全民热议的话题。随着中国步入资本时代,金融监管和安全防范将成为新挑战,“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也成为高层口中频繁强调的政策底线。
多名接受第一财经采访的人士认为,习近平主席在“四个歼灭战”中提出的“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形成功能完备的股票市场”不仅会成为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重要内容,更将成为明年金融系统改革和政策布局的方向。
在专家们看来,随着资本市场和人民币国际化发展到一定程度,中国金融领域的不少短板亟须改革补足。记者从不同界别受访人士处获悉,金融改革或将成为明年动作最大、最受关注的改革领域。
有消息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建立各种匹配的金融机制将是明年金融改革的重点,包括审查、处罚、沟通方面的机制都在考虑范围内。

高层频频预警金融风险

早在几年前中国经济增速开始出现下滑迹象之时,多名经济学家就曾提出要将防范金融风险作为宏观调控的重要内容。尽管近年来政府的金融管控水平在不断提高,但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和国内外形势的变化仍然让这一领域的调控显得十分艰巨。
今年6月以来,中国股市出现持续震荡,暴露出不少长期积累的矛盾和问题,影响了股票市场规范发展和融资功能的发挥,这也让中国高层对金融风险和资本市场发展的关注达到新的高度。
在对“十三五”规划建议起草情况作说明时,习近平指出,近来频繁显露的局部风险特别是近期资本市场的剧烈波动说明,现行监管框架存在着不适应我国金融业发展的体制性矛盾,也再次提醒我们必须通过改革保障金融安全,有效防范系统性风险。
作为经济中最敏感的领域之一,金融系统的稳定往往对大局有着重要作用。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执行院长刘元春认为,风险如果不能得到有效管控,对于中国经济结构的调整和经济的复苏会带来很大影响,“股市此前的剧烈波动,就明显拖延了中国去杠杆的进度”。
中国人民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所副所长赵锡军也认为,今年由于实体经济发展、产业结构升级、创新创业推进、居民财富保值增值都迫切需要一个稳定健康的资本市场来提供金融支持,所以防范风险必须置于首位。
目前来看,有关部门的调研和部署工作已经展开。11月10日至11日,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调研组到浙江调研,中财办主任刘鹤在部分省市经济形势座谈会上强调,高度重视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
在2015年中国人民银行分支行行长座谈会上,央行提出要进一步建立健全风险预警、识别和处置机制,注重稳定金融市场预期,有效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此前召开的中央政治局年中经济分析会议也提出,高度重视防范和化解系统性风险。
央行行长周小川近日在《人民日报》撰文称,随着我国经济由高速增长转变为中高速增长,原来被高速度所掩盖的一些结构性矛盾和体制性问题逐渐暴露出来。切实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是未来五年我们面临的严峻挑战。

金融改革是明年重头戏

金融风险加大,同资本市场和人民币国际化的发展一道,在某种程度上倒逼着中国加强金融制度建设。不少业内人士预计,明年将成为中国金融改革的关键节点。
周小川在前述文章中提出,要完善存款保险制度职能,建立风险识别与预警机制,以可控方式和节奏主动释放风险,全面提高财政和金融风险防控和危机应对能力。完善反洗钱、反恐怖融资监管措施,建立金融处罚限制制度,有效应对极端情况下境外对我实施金融攻击或制裁。有效运用和发展金融风险管理工具,降低杠杆率,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
在强调国内系统改革之外,中国也面临着国际金融挑战。美国耶鲁大学杰克逊全球事务学院资深研究员罗奇(StephenS.Roach)近日公开表示,人民币加入SDR(特别提款权)并不意味着中国就能保持竞争优势,提高竞争力是中国的重要课题,金融改革是其中的一部分。
业内普遍认为,在人民币加入SDR后,中国金融改革将在多个领域提速:在汇率形成机制上,央行有望减少干预,扩大汇率波幅,引导人民币汇率走上均衡可持续的水平;在资本项目开放上,下一阶段应继续在直接投资、证券投资、外债和外汇市场管理等方面进一步扩大双向开放的规模和力度。
一些国内券商报告认为,在央行完善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报价机制之后,外汇市场引入合格的境外投资者、放松交易限制、进一步开放资本账户等措施,都将根据市场的反应和宏观经济形势适时推出。利率市场化在进入收官阶段之后,如何制定灵活的管制措施和调控手段,让利率水平真实反映市场供求,是下一阶段金融改革的重头戏。
尽管不太可能对各项改革进程公布细化的时间表,但不少业内人士都将明年视为关键节点。“2016年,相信是中国金融改革的大改之年。”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魏建国如此表示。

建设功能完备股市提上日程

值得注意的是,在泛化的金改内容中,习近平特别就股市机制建设提出了四点要求,即融资功能完备、基础制度扎实、市场监管有效、投资者权益得到充分保护。对此,多家券商报告认为,明年也将是资本市场改革的重要年份。
记者梳理发现,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一次会议召开前的两个月内,习近平至少5次谈到中国资本市场。无论是出访讲话,还是在外媒上刊文表态,习近平都谈到了政府的职责是维护公开、公平、公正的市场秩序,同时强调发展资本市场是中国的改革方向,不会因为股市波动而改变。
有评论认为,将“完备融资功能”放在四点要求的首位是尊重股市客观规律的做法。在未来5年,股市发展对于实现经济中高速增长、产业结构升级、落实创新驱动战略都具有重要支持作用,也是居民财富管理和社会资本有效运行的重要平台。
就在昨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会议通过《关于授权国务院在实施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中调整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有关规定的决定(草案)》。草案明确,在决定施行之日起两年内,授权对拟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交易的股票公开发行实行注册制度。
湘财证券副总裁李康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习近平提出的四点要求中,“融资功能完备”是资本市场发展的动力,“基础制度扎实”是资本市场发展的基础,“市场监管有效”是资本市场发展的保障,“投资者权益得到充分保护”是资本市场发展的目的。
“习近平把保护投资者权益作为‘压轴’工作提出,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因为投资者权益得不到充分保护,资本市场将失去发展的后续力量。”李康说。
记者梳理业内观点发现,未来包括有序推进市场改革开放,坚持市场化、法治化取向,加强各类账户和信息系统管理,加大数据整合与共享,建立健全风险预警体系和跨市场实时监控体系等制度建设预计将加快。此外,对包括违规场外配资、老鼠仓、内幕交易等违规行为的查处力度也将加大,从而落实高层多次提到的投资者权益保护问题。


本文转自一财网,作者王子约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7-11-21 03:0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