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中国断层:2016年将面临的引发经济动荡的暗礁

中国领导人在推动过于依赖投资的经济成长向消费和服务导向转型的同时,还在努力地去杠杆。


图片来源:美联社 
(彭博讯)中国领导人在推动过于依赖投资的经济成长向消费和服务导向转型的同时,还在努力地去杠杆。
听起来很简单。但是存在这样一种风险,即转型触发2016年经济成长出现更大幅度的下滑。此外彭博采访的经济学家和分析师们还担心,如果资本加速外流,企业违约导致银行不良贷款增加,或者影子银行领域动荡加剧,则可能也会大事不妙。
虽然专家们认为这样的结果并不一定会出现,但以上都是他们提及的可能触发经济增速急剧下滑或引爆金融行业系统性风险的领域。

汇率动荡

麦格理驻香港的中国经济研究主管胡伟俊称,美元强势是2016年最大的不确定性,因为它会影响资本外流,增加通缩压力,并冲击企业盈利和经济成长。
研究中国政治和金融的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教授Victor Shih表示,美元走强意味着拥有美元债务的国内企业将面临更高的还款压力,而央行会动用储备来平滑贬值路径,从而导致货币供应量萎缩,并制约银行展期贷款的能力。
Shih表示,「中国的学院派经济学家已经在讨论平稳贬值对于快速、最大幅度贬值的相对优点了。」

资本加快外流

「让政府明年最头痛的问题是资本加速外流,」Asia-Analytica Research董事总经理Pauline Loong表示,「还有就是怎样应对又不会发出错误的信号而导致局势更糟,避免重蹈今年在股市救市中的覆辙。」
一项彭博指标估计,仅仅在过去四个月,已经有超过5000亿美元的资本外流。
Loong表示,资本流出压力会让决策变得复杂。她说,如果央行降低利率以支持经济,美元资产会显得更具吸引力;如果干预汇市以支撑人民币,出口会受到伤害;如果收紧资本管制,人们将试图在为时已晚之前逃离。
「北京正在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她说。

空置的房屋

瑞银首席中国经济学家汪涛表示,经济面临的最大下行风险是,如果消化住房过剩供应的过程变得更深入和更持久,工业增加值和投资恐出现连锁反应。缺乏政策支持可能会使这种局势恶化。
「都可能恶化疲软实体经济的负反馈循环,加剧通缩压力和增加债务负担,并且是在资本外流和金融市场动荡加剧的背景下。」

违约,贷款

2016年的经济颠簸将围绕着「银行、银行、银行」展开,世界大型企业研究会驻北京的经济学家Andrew Polk表示。
「我们将看到违约或接近违约的案例激增,这些必须得到解决,」他说,「企业部门的压力正是银行系统的风险敞口所在,这种压力正在不断累积。工业企业利润继续恶化,我们有越来越多的企业在亏损经营。」
在某个时候,一个较小的城市商业银行可能会倒闭。 Polk表示,唯一的问题是,是在幕后予以悄悄拯救还是任其正式破产。

影子银行

NatixisSA首席亚太经济学家Alicia Garcia Herrero表示,影子银行部门的问题在明年「接近确定」,因存款利率放开导致对储蓄的竞争加剧,并且对于它们在资本外流中扮演中介角色的打击引发了相关理财产品的赎回。
基本情形假定
根据彭博调查经济学家的预估中值,即使没有上述任何一种危机的爆发,2016年的经济增速料仍会放缓至6.5%。为了防止经济增速更快的下降,政策制定者必须在多条断层线上进行腾挪。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7-08-16 22:56:47